究竟是谁“杀死”了快播?

究竟是谁“杀死”了快播

快播将死。昨日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就快播2.6亿巨额罚款举行听证会,7个工作日后将公布最终处罚决定。不论最终落下的锤子有多重,但基本可以确定的是快播已被压垮了。

究竟是谁“杀死”了快播?

  快播必死无疑

  2.6亿元现金是让其直接流血,更大的威胁则在于这一轮风波对快播品牌、团队以及“快播产业”的打击。快播高管不露面,团队基本已面临解散;支持快播的视频网站们,已将播放器换做不知名的工具“先锋影音”。

  更早之前,BT之家等专注于BT下载和资源分享的网站也关张大吉。网际快车和电驴们纷纷关闭,与快播同城的迅雷踏上“洗白”征程,为了第二次冲刺IPO,更是为了自保。

  P2P下载的衰落压力来自于多方面。播放器自带P2P功能加速了专用BT下载工具的衰落。更重要的是人们拥有更高的带宽资源。手机、平板、电视等视频播放硬件终端又难以与P2P工具对接,相关部门对版权的监管“重拳”则直接将P2P逼上绝路。

  正版时代到来

  快播之死,有消息称是腾讯举报,举报原因为,其遭受快播侵权之后多次交涉,对方依然没有停止侵权,最终腾讯向深圳市场监管部门投诉。深圳市市场监管局透露,2.6亿元是以快播公司的非法经营额8671.6万元处3倍罚款计算而来。在此次侵权案中,腾讯公司是最主要的被侵权方。

  世人皆知快播背后的股东为周鸿祎和曾李青,一个是腾讯宿敌,一个是前腾讯人。但腾讯如此动作无关乎私人恩怨,而是利益博弈。在正版化大势之下,版权已经成为公司的核心资产,不论是转售还是自制内容,每一家公司都在为版权付出越来越高的代价。

  另一则消息则表示,此事不只是腾讯举报这么简单。先是由百度视频向版权联盟投诉,随后由腾讯出面举报查处快播。去年百度曾遭受优酷土豆纠集的搜狐视频等组成的“反盗版联盟”的版权诉讼。在这一场争议中百度自断其腕,百度影音快速解散了P2P团队以绝后患。

  巨头们还是企业,是凡人,不会永远是维权的“被告”,对侵权者进行维权无可厚非。但快播事件告诉我们的是,中国的正版化终于落地了。此后每一家企业都可能会因视频侵权付出巨大而惨重的代价。

  谁之殇谁之喜?

  快播不会是最后一个被举报或起诉的(疑似)版权侵犯者。类似的矛盾正在不同领域发生,音乐、图书、专利等等。能够拥有特斯拉的开放心态和能力的企业并不多。版权大战只会越来越烈,想要依靠侵权不劳而获的玩家,将承担更大的风险。

  习惯免费的中国用户此后必将会为视频付出更多的代价,可能是金钱,可能是时间。

  CNTV是中国唯一的世界杯版权拥有者,虽然免费,但用户却需要忍受超过1分钟的三段广告,并且还有时时卡顿刷新后的广告重复播放。优酷土豆等网站的视频广告也是惨不忍睹,多到已经不能再多,塞到再大的屏幕也塞不下了。

  如果要想少看广告获得更优的观看体验,则需要付费成为会员。一些视频客户端的内容已经大部分需要收费了。用户正在接受用越来越顺畅的网络支付工具去购买内容。

  这一收费趋势将从视频演化到音乐、图书甚至新闻。实际上这在美国等版权发达国家早已是现实。

  对于用户来讲短期内肯定是不利的,但长期来说,这有利于好内容的产生。

  内容生产者和发行者拥有健康可持续的收入模式之后,才会更有动力和资源去生产好内容。最亲睐正版的自然是内容生产者。

  提前意识到正版化趋势并建立起版权内容库的玩家自然也很开心。音乐是三大运营商、QQ音乐和海洋;视频则是CNTV、未来电视、华数、乐视、爱奇艺等公司。乐视TV已在大力推广主打“低价硬件+内容服务”模式的智能电视,正需要“为内容付费”这一波大趋势。这也反过来说明,其他没有版权内容的智能电视玩家需要为内容付出更多成本。

  正版化到来,最伤心的,还是盗版的。用户、内容生产者、正版内容平台,都将获益。

  答案已经明朗:杀死快播的,不是监管部门,不是腾讯也不是百度,而是正版化的浪潮。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好玩吧 » 究竟是谁“杀死”了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