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传销魔窟的两天经历

我在传销魔窟的两天经历

14年12月末,跟高中同学B闲聊,表示出想辞职的打算。B问我为什么辞职,哪里不满意,石油行业待遇很好之类的话,我简单回答了几句。

B说他也辞职了,在上海创业。大概是搞物联网、智能家居之类的东西。我不太信,刚毕业一年,能有多少资金去干,并且在上海,租个办公室都得大把银子,更甭说其他。除非有不错的创意,并且牛逼哄哄骗来天使投资。

我在传销魔窟的两天经历

又问进度如何,他回答说才起步,还处在组团队的阶段。我这才回过神来,原来鸟都还没哪一点呢。

后来他说我们高中同学A也在H城市创业,搞物流,有一段时间了,搞得还不错。我没怀疑,物流嘛,搞个“代收点”也是物流,就看怎么个搞法了。但很佩服他们敢干的精神。

之后某日联系A,他说搞第三方物流。问其创业感觉如何,“刚开始都很苦逼,现在稍微好点了”。这是事实,谁创业不苦逼,隧信之。

B说,他元旦要去H城市出差,搞一个项目。如果我元旦过去,可以同他两聚聚,顺便一起看看项目,如果合适的话还可以合作合作(合作合作,呵呵)。我当然愿意啦,反正也没什么事,也没说去了就得加入他们团队,还可以见见几年没见的老同学。

高中时,A、B的成绩都很好,农村人,人品相当不错。毕业后两个都考上了成都的大学。大学毕业后,同样顺利进入企业工作。我和A有两年没见了,高中毕业后就没见过B。此去虽是间关千里,想想见面后的推杯换盏,也算值了。

元旦先在北京呆了五天,会了五六个同学,面试了几家公司,闻了闻帝都风味和雾霾。见识、了解到不少东西,也通过了面试。但面对未来的方向,举棋未定,还想多看看棋局。整天都在做决定,搞得连一些芝麻籽小事也犹豫起来。

1月5号下午,吃喝玩乐毕,送走同学,计划下一步行程。给A打电话,特意问问创业如何,回答苦逼云云,现在稍微多云转晴。具体情况叫我过去了解,“反正你也在对比选择,可以过来看看,不合适再找工作不迟,最最重要的是同学聚聚”。

我没怀疑他们,只是犹豫该不该过去一趟,想起最近几天优柔寡断的作态,特没劲儿。6日一早起来,订了票,下午就坐高铁朝H城市狂奔而去。

毕业后,我有两条基本准则:

1、要求低,待遇又高的职位坚决不去(除了有名的大公司)。

比如招聘网站上很多招聘外汇交易员、操盘手,工资都很高,没什么学历要求,去公司培训一个星期即可上岗。这种一般都是骗人的,就算不骗人你也不一定干得下来。

2、入职需要交钱的坚决不去。

天上不会掉馅饼,馅饼一样掉下山崖也不会遇到什么武功秘籍,就算遇到了,没费个几十年你也练不成神功。武侠都是意淫的,一点就通,一看就会的只有床上功夫。

这几天看了三集美剧“马可波罗”,虽然没宣传吹的那么好,但记下了这段话:

Kung fu,It means “supreme skill from hard work”. A great poet has reached kung fu.The painter, the calligrapher,they can be said to have kung fu. Even the cook,The one who sweeps steps, or a masterful servant can have kung fu. Practice, preparation, endless repetition, Until your mind is weary,and your bones ache. Until you’re too tired to sweat,too wasted to breathe.That is the way,the only way,one acquires kung fu.

下午5点,走出火车站,H城市微雨,街道湿漉漉的。被唐山的海风肆虐久了,南方真暖和。同学A和B早早等在门口,拿包提袋,打车而去。虽然信任他们,但一个人出门在外,小心为上,我一路上开着“高德地图”定位,到楼下,收藏了地点,同步到网上。我想,一旦因为什么被控制。只要有机会叫人登陆我的地图账户,会按收藏地点前来解救。

小区名叫“XX天地”,每栋楼都30几层,他们住第24栋的第二层。公寓3室一厅一厨一卫,厨具,冰柜,电视……应有尽有。创业小团队有4人,除了A同学外,还有一个同学C,我也认识。另有两个不认识的女生,一个来自徐州,扬州大学毕业,因名字里有个“容”字,得名容嬷嬷。另一个来自福建,名字里有“晓艳”,也称其为小燕子,毕业院校不详。她两准备好了火锅,我放下行李跟大家就吃起来。一切顾虑都消失了。

火锅是贵州的味道,热腾腾的米饭,两个女生的贵州话学得极像,于是,都说起了贵州话,突然有了家的感觉。那一刻,我感觉我先前工作的地方真不是人呆的,这才像现代人的生活嘛。吃苦确可磨人意志,但除非被逼无奈,谁愿意长期吃苦呢。看着这样不错的住处,心里不免对比起来。

饭后,一起看《武则天传奇》,四处寻胸不见,都吐槽。接着又看“小笼包”,以一句“世间竟有如此脱尘绝俗的女子”笑将起来。两个女生脾性很好,跟同学A、C亲密如哥们儿,但又没有亲密到情侣的地步,我到现在也没弄清他们的关系。

我们一共6个人,同学A,B,C,两女生和我。我和其中三个玩起了“双生”(打牌),都会,一直玩到1点半。两个女生住一间,AC同学一间,我和B同学一间。

我喜欢和同学躺在床上闲聊,就像宿舍卧谈。B同学问我怎么打算的,就业还是创业,还是回去考公务员。我说创业是我的理想,但得具备三个条件:经验,资金,团队。我得去企业踏踏实实修炼好这些东西,再伺机而动。他说:“也是,但你想,等你把这些东西都准备好了,要么老了要么错失机会。而且在公司拼十几年也不一定能买套房,万一亲人病痛,无钱无权的多苦逼”。于是,我们聊起了各自的大概家庭条件,嗟叹不已,2点半才蒙头入睡。

至此,我从没怀疑他们在传销,地图定位只是我平时形成的被迫害妄想症的下意识动作。

本不想把这段经历写出来,毕竟那几位同学都没出来,他们现在还不承认他们在传销,我也无计可施。高中同学很容易就猜到是谁,如果打电话过去问他们,他们不恨死我,说我污蔑他们。

一直以为传销离我很远,傻叉才被洗脑呢。没想到他们如此猖狂,自己就经历了一次,想想还是写出来,也给看到的人做个参考,不至于被洗脑了都不知道。

很久前就听说传销了,当时的印象是:把人禁闭起来,没收手机,监督其把亲戚朋友骗进去。但这样有两个问题,一是容易引起冲突,以前我们乡有人被骗进去,抡起板凳就打起了,传销组织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只得放人。其次,限制人身自由也容易立案,稍微走漏信息就会被警察端掉。所以,现在的大部分传销组织都不限制人身自由。

第二天,我十一点才起床,洗漱毕,他们已经把饭做好了。饭后,他们说领我出去转转,看看H城市的发展。我和同学A、B、福建女小燕子,打车到某开发区的百货商场。转转游游后,去了台球厅,我第二次打,完全不会,瞎捣鼓,玩得很开心。刚出商场,女生就不见了,原来早叫好了一辆车,100块,司机加导游。

司机作了很详细的介绍,H市让我大吃一惊。各种高层建筑像种树一样一片又一片,30多家银行入驻,每家银行都像它的总部,最小的也占地两百亩。国家准备把这儿打造成一个金融中心和银行后台服务基地。建筑奇形怪状,为了把楼房建成一串串铜钱的样子,仅阳台就40多平米。各种高档别墅,徽派建筑漂亮极了。万科,恒大各大房地产公司都在那儿有很大的项目在建,万达在建一个全国最大的万达旅游城。

总之,那一刻,深刻反思新闻看得太少,居然不知道这地方如此大力开发。中途有点怀疑司机是他们的人,听司机说福建女跟他砍价半天,顾虑也消除了。在激动中玩了一下午。

晚上无事,照样武则天、小笼包、双生。但有一点点想法,他们创业这么闲么,两三个人陪我玩,有点受宠若惊。开始打听他们具体做什么,A同学说:“明天领你去看看项目,详细了解,但可能要四五才能了解完”。期待!

第三天。大戏来了。

我高高兴兴跟着A、B走出公寓。他们领我去了同一小区不远的一栋楼,电梯上32层。进入跟他们相同的公寓,一个美女接待了我们。经介绍,他来自四川,在成都上本科,硕士毕业于南京大学。先问我昨天游了一圈感觉如何,我表达了激动之情。之后,洗脑第一步开始了。

她先发表了一段话,中部崛起,经济,就业等等一大段堆很大的话题,不太像女生说的。语速很快,口才不错,面带微笑,小酒窝。我有点紧张,不断喝水,所以她说的大部分忘了。直到他抛出了一个名词:“五级三晋制”。

电流一样穿过全身,靠,传销啊,直到这一刻,我才确定他们是传销。那几秒想了很多,但也不能让她知道我知道她们是传销,只能假装对她说的很感兴趣。

“五级三阶制是一种公平合理的奖金分配制度,它曾在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二日新加坡亚太地区直销大会上荣获最高奖项——银鹰奖,正是由于它的公平合理,被广泛应用于我国的银行、保险、房地产和电信等部门,它只是一套算账的工具,就像中国的算盘一样。”

她拿出笔一边说一边写。“五级指:实习业务员,组长,主任,经理,高级经理。你只要交3800元,就成为实习业务员,一个3800是一份,你拉来三份可晋升为组长。这是“三晋制”的第一个晋级。份额达到65份且培养2名直接主任即可升为经理,份额达到600份且培养3名直接经理即可升为高级经理。…………”

升为高级经理后随着下面的人慢慢爬上来,你拿的提成越来越来少,直到为零,这样你便出局了,会有国家相关部门发的一个《出局证》。古代的皇帝都是世袭的,爷爷坐完了儿子坐,儿子坐完了孙子坐,可连锁销售就不一样了,我们有一个非常公平的出局制,用句俗话,那叫‘皇帝轮流坐,明天到我家’

交3800元,一定时间后,就回赚到381万,最快的有99天完成的,最慢也就两三年。这要看个人的操作技巧。

她说了一个半小时,全部写下来的话太累了。

总之她的话主要有着几个方面:

1、H城市大力开发,主要走金融这一块。现在就靠这个模式引进人才。

2、交3800能赚380万,铁定无疑,关键看操作技巧。还讲了一大堆五级三级制,出局制,责任制……等等一系列传销的制度和赚钱方法。

3、不断问我是不是觉得很吹牛,很虚,很不靠谱。然后拉出一些WTO,金融危机,国家对连锁销售的政策。总之一句话,连锁销售很靠谱,我现在觉得很“假”没关系,只要多了解几天就明白了。

4、生活和赚钱都会得到保障,因为我的介绍人要负责(负责制)。

5、不忙下定论,了解之后觉得自己不合适这个行业,再走不迟。

其实,一般人只要听到3800能赚380万,“拉人头”这种屁商业模式,就会想到是骗子。但还是有千千万万的人深陷其中,这都是慢慢了解后的结果,这个慢慢了解就是洗脑的过程。

我在传销魔窟的两天经历

她一边说一边写

这姑娘介绍完后,马不停蹄地去到另一个洗脑处,这一处主要是消除我对之前模式的顾虑。

来到同样陈设布置的公寓,也住着三四个人,我们去的时候,只有一个(其他人回避了)。年轻人,岁数比我稍大,也福建人,土木工程专业。

相互自我介绍后,他开始了。先问我对昨天所见所闻的感觉,再问我对刚才的女硕士提的商业模式的看法。这个时候,我一边要假装不知道他们在传销,一边又要表现出些许怀疑。所以简单含糊其辞,看他怎么说。

”我不知道赵州你有没有听说过或者参加过传销?”

“听说过,但不太了解”。(^-^)

“你可能觉得我们这个行业有点虚,感觉像是传销。但我们这个不是传销,是连锁销售。传销其实是一个很好的销售模式,引进我们国家后,被玩坏了,于是,国家于一九九八年禁止了传销。当时安利这些公司很不满意,把中国告上国际法庭,最后赔了二百七十个亿。随着中国加入WTO,关税降低,受到货币战争的冲抵,98年产生了金融危机,失业率大幅增加。”

他继续说:“后来国家引进了这一套连锁销售,就是为解决就业问题,主要就是给咱老百姓一个翻身的机会,培养一批高素质的商人。你知道为什么投资的是3800,不是3900也不是4800,因为这是根据98年人均收入而定,使每一个中国人都交得起这笔钱。”

“连锁销售是新生事物,国家还没有立法也没作宣传。你想,如果都知道有这么个赚钱的机会,所有人都想加入进来那就不行了。没有立法则谈不上违法,最多算打法律的擦边球。如果有一天说连锁销售是违法的,那也不会处罚之前的人”。他举了几个例子来说明这个不会犯法,半天没解释清楚。我补充说就像“计划生育”实施后不会处罚之前已经超生的家庭。他拍手叫好!“对啊,就是这个道理”。

啊呸!

他又继续说:

“连锁销售和传销有五个不同:第一,这么大的团队,肯定不是凭私人力量组织起来的,定是出自政府之手。而且这些团队经常战略转移,只要上面一个电话,几百人的队伍,一夜之间就能搬到另一个城市,如果不是政府支持,哪会有这么高的效率?第二,集团账户每天都有大量的资金流动,银行肯定会去查,如果不是合法的,怎么会一直让它存在呢?第三,我们事业伙伴打电话全是免费的,用的是集团网,如果不是政府支持,通过集团审批,这怎么可能做到?第四,传销以卖化妆品等为幌子,我们不卖东西,这个城市主要就靠引进人才培养高素质商人的纯资本运作来招商引资……”

第五是什么我忘了,虽然他不断提问,我还是偶尔走神。他那一套看起来没什么不对,可完全经不起推敲,他不断说不断说,如果不是对一些政策特别熟悉,完全没时间考虑他说的对不对,只能听,必要时附和一下。我我听着,一边觉得他说的好笑,一边寻思怎么逃走。

他也说了一个多小时,大部分内容我已经记不清了。

上午算是结束了。回他我们公寓,我躲进了洗手间,想想接下来怎么办。有那么一刻,我挺想呆满五六天,按他们的说法“了解完”。不限制人生自由,这是个难得的卧底传销的机会,最重要的是把几个同学一起带出来。但还是放弃了这个做法,一是我挺胆小的,万一他们知道我要把同学拉出去,找人悄悄揍我一顿咋办?或者叫我家人拿钱来赎我,那就更不好了。其次,每天听洗脑的叨逼叨叨逼叨,太痛苦了。

我把身份证和银行卡藏好,在智联招聘上找了一家公司,记下面试地点,用一个手机给另一个手机发招聘信息。骗我同学说明天十点在南京有个面试,刚打的电话。公司是我毕业设计时用的设备的厂家,导师推荐我去的,反正说了必须去的一些条件。还向同学承诺面试完回去继续了解。两个同学也感觉到我的怀疑,所以不断留我,不断说了解完再走。

我坚持要走,三点就坐火车去了南京。第一次这么编理由骗同学,心里相当不爽。

在南京玩了两天后,联系他们。我说是传销,他们说不是,叫我过去了解清楚再下定论。我介绍了慕容雪村那本《中国少了一味药》给他们看,也不知道他们看完了没有,反正只要跟他们争论,他们就会说:“你只是看了网上的负面信息,没亲自考察完,争论没意义”。这我就没招了。

前几天看了这新闻:大学生卧底传销窝点3天救母反被骂qin:毁发财机会,更绝望了,只希望他们能认真看那本书,自己醒过来。

“洗脑”,很神秘的词汇。其实从小到大就被很多东西洗脑,只是,那是一个漫长的“学习”过程。宗教也是一种“洗脑”,不管你信什么,不伤害其他人就行。传销之所以厉害,它让很多已经有一定价值判断的人在短期内相信了很多荒唐的东西,并且把亲戚朋友骗进去。国外也有传销,也是违法的,被称为“老鼠会”。

很多人认为被传销的人都是想钱想疯了,利益熏心,才会被人诱导,其实没那么简单。再聪明的人,只要你在那种环境中足够长,也可能会被洗脑。下面简单介绍一下传销的过程。

假如我现在正式加入传销团伙,准备发展下线。我领导会先开会讨论我给出的名单中哪一个最具发展潜质,有的团伙有如下总结:

适合的:

热情、大胆、聪明、理想远大,天生就是人杰;

不适合的:

1. 特别穷的。行业是让老百姓翻身的,那些翻不过来的别管了,连三千八都掏不起,未来肯定不属于他们;

2. 固执、认死理、钻牛角尖的。这种人都是榆木疙瘩脑袋,油盐不进,与其发展他们,还不如发展两条凳子腿呢

3. 优柔寡断、拿不定主意的。这种人喜欢瞎琢磨,听见打雷就哆嗦,看见困难就往后缩,永远得不到机遇之神的青睐,还是让他们自生自灭去吧;

4. 在校学生、公务员、现役军人。这些人都有背景,不能轻易招惹,否则政府肯定不高兴,说不定就要弄我们;

5. 只会吹牛不会实干的。

6. 不三不四的。这种人包括流氓、罪犯、瘾君子和二百五。

选定发展对象后(比如‘张三’),就开始打电话骗,骗也有技巧:

慰问:要写一个慰问提纲,把张三的详细情况都列下来,然后设计台词,第一句通常都是这样的:喂,老张,是我啊,哈哈哈,最近怎么样啊?“哈哈哈”三个字是必要的,因为组织上规定要用亲密而热烈的语气。热烈之后我要向张三报告我的位置和现状,更要了解他的事业、家庭和思想动态。我怎么提问,他怎么回答,每一句都要设计好。写完后交给领导审查,如果一切无误,我就要开始行动了。

这通电话有讲究,首先要找个无人干扰的环境,无关人等一律回避,但领导必须在场,通话最好用免提,方便领导及时指正错误。打电话时要注意语气和语速,称之为“电话四要素”,通话之后还要把内容记录下来,这有两个目的:一是怕前后说的不一致,有了文字档案就可以随时检查;二是方便组织上的管理和指导。

时机成熟后,邀约。

邀约是门大学问,囊括了中国传销业二十年来的全部智慧,说起来花样繁多,有四原则、五不邀、三神通、三语气、六注意和四忌讳,加起来可以写一本厚厚的书,其中最惊人的是三神通,每一招都像武林大侠的绝技,非有深厚的内功莫办。

比如六注意:

一、邀约时,推荐人一定要在旁边;二、要写邀约电话稿,并广泛征询意见;三、摆正心态,要明白自己的目的和任务;四、不能暴露自己的具体位置,只让他知道在上饶,却不说在上饶哪个地方;五、如果有可能,尽量使用公用电话(目的同上一条);六、邀约时不谈公司,不谈产品,不谈制度,不谈万元收入六位数。

把人骗来后,每天行程都是提前计划好的,对待新人要大气,刚开始那几天,好吃的好玩都上。玩高兴了再了解“项目”。传销从来不怕你怀疑他们是传销,甚至自己提出来讨论和传销的不同。他们给你营造良好的家庭式的亲情氛围,动之以情,说之以理,伪造领导人的讲话,篡改国家政策里的名词来忽悠你。

下一步就是撇清跟传销的关系:

1.定义不同。传销是百分之百的人际网络,连锁销售是百分之八十的人际网络加百分之二十的店铺销售(我曾经多次询问:我们那百分之二十的店铺在哪里?有各种回答,说在北京,在上海,其实全是一派胡言,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店铺)。

2.框架不同。传销是三角形、世袭制;连锁销售是等腰梯形、轮流出局制。

3.产品不同。传销只销售保健品和保健药品,连锁销售卖的是生活必需品。

4.传销与公司是隶属关系,连锁销售与公司是合作关系。

5.传销是恶性引导,限制人身自由;连锁销售是人性化引导,不限制人身自由。

6.引进时间不同。传销是一九九○年引进的,连锁销售是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二日引进的。

7.传销没有保障,而连锁销售有《二十条》。

8.投资方式不同。传销是多次投资、循环投资;连锁销售是一次投资、终身受益。

9.国家态度不同。对传销是八字方针:静观其变,任其发展;对连锁销售是十二字方针:鼓励发展、低调宣传、宏观调控(也有团伙说是十六字方针,再加一个“允许存在”或“控制规模”)。

10.传销无限发展下线,连锁销售只能发展三个下线(也有团伙只能发展两个)。

11.任不同。传销把人叫来就不管了,连锁销售把人叫来后还要保证他能赚到钱。

12.传销有业绩压力,实行的是归零制,一个月没有销售业绩,前面的份额全部作废;连锁销售不归零,无压力。

13.传销不能离开,离开后资格作废;连锁销售可以暂时离开,这叫“资格永不滑落”。

14.传销不能超越上线,连锁销售可以超越。

下一步,领你去参加新人欢迎会,很多前辈给你说以前他如何如何,现在又如何变化。这里面有公务员、老师、大学生、老板,黑社会里混的,他们都着正装,告诉你他为什么加入组织。接着让几个新人发表看法,然后就表演节目之类的。

往后就是这样不断开会,逐步叫你记住那些名词,俗语,政策。把马云当作传销的成功例子,把《羊皮卷》当圣经,每天诵读。不断有老大接见你,给你讲行业如何靠谱。就这样,当你与社会隔绝,身边全是疯子,而这些疯子要学历有学历要阅历有阅历,他们一群人设计对付你一个,你会不断怀疑自己才是疯子,渐渐跟他们一起发疯。

一般来说,传销者前三个月怀疑,再三个月跟随,再三个月就会变得狂热。就算被警察捣毁了窝点,抓去几天,放回来后还有一部分会继续组织传销。

第八部分的几处引用摘自慕容雪村的《中国少了一味药》,得亏我看过这本书,才能很快地判断出传销。离这本书出版已经4年了,他们的大部分俗语和技巧更新不大。

————2015年01月24于北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好玩吧 » 我在传销魔窟的两天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