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时间死掉406家创业公司,他们都中了什么毒?

一个疑问句,等待更多的可能性答案。

这是今年死掉的第N家创业公司。互联网金融产品e租宝受相关部门检查,暂停业务。同时为了防止不实传言引发恐慌和无序赎回、提现,e租宝平台向社会各界宣布暂停平台交易。

群众迅速围观,而后各自散去。

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我们天生喜欢把目光朝向成功的创业公司,也热衷于消费被BAT承包的新闻头条。但事实是,创业的成功率仅是死亡率的一个零头。

年关将至,Mr.B12回顾了2013年后成立并在近三年死掉的创业公司,一声叹息。虽然失败的作品有着缺陷与遗憾,不过他们的「死亡笔记」仍值得与各位创业者分享。(此篇是了不起的引子,请持续关注B12推出的细分领域「验尸报告」)

根据IT桔子的数据显示,国内2013年后成立的公司死亡数量(已关闭状态)为406家,其中2013年成立的公司死亡量占比为90.6%。江湖流传「中国创业企业的失败率为80%左右,企业平均寿命不足3年,而大学生创业失败率更高达95%」。

Paul Graham 曾在《How Not To Die》一文里对死亡的创业公司做了分析:一般说来,创业公司死亡,要么没钱了,要么就是关键创始人逃跑,而通常这两者是同时发生的。

数据有话说

Funders and Founders发布的调查显示,创业者第一次创业成功率只有12%,第二次创业成功率为20%。创业成功与输错两次12306验证码还能买到火车票一样,是小概率事件。

美国市场研究机构 CB Insights 做了一项关于硅谷创业失败的调查研究,总结出最关键的20大因素,其中非市场需求、资金短缺、团队不合适是大部分公司失败的主要原因。

他们的事故成了一个个「寓言故事」

「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创业大抵是同一个道理。与裹了几层包装的成功案例相比,创业失败的教训才是最实在的通关攻略。创业是一次艰难的跋涉之旅,若能未雨绸缪,或许能看到更美的风景。

1、山寨品的水土不服

故事的主人公是中国版 Airbnb的「爱日租」。

爱日租由德国孵化机构 Rocket Internet 投资控股,2011年6月在北京成立。爱日租是中国首家专注于日租、短租房行业的在线预订网站,为提供日租公寓的商家和有日租需求的租客提供一个在线租房平台。上线一个月后,爱日租获得了200万美金天使投资。北京时间2013年7月10日,爱日租正式关闭,相关业务由欧洲wimdu接管。

先从山寨的基因说起。Rocket Internet 创始人 Samwer 三兄弟就是依靠快速复制成功的互联网项目,在运作到一定规模后高价卖掉。拼的就是眼疾手快。团购网站 citydea 5000 万美元卖给 eBay的Alando.De ,7 亿美元卖给 Groupon,走的都是这个模式 。妥妥的用实力证实了自己的山寨能力。

“爱日租” 最初也打算走这个模式。爱日租作为国内第一家模仿Airbnb占领短租领域的公司,期望在风华正茂之时,挑挑拣拣寻找个好归宿,并吸引了Homeaway 以及艺龙的垂青眷顾,不过最终因协商难产而不欢而散。

爱日租的「砸钱=市场地位」这个曾经看似合理的算法,现在却成了公司败亡的危险信号。当蚂蚁、游天下、小猪短租迅速崛起时,爱日租的商业价值跌落,依靠资金投入换取市场的行为便无法快速获取回报。

「学我者生,似我者死」齐白石先生的这句话倒也十分巧妙。

2、实现了自己的梦,未解决用户的痛

故事的主人公是小龙女龚海燕。

龚海燕的成长和创业经历一定有「传奇」这个标签。她当初为了解决自己的个人婚恋问题,创办了世纪佳缘,也因此尝到了创业成功的滋味;在世纪佳缘路演过程中,她发现自身英语问题,产生了创办91外教的想法。

为了拓展教育平台,她又创办梯子网,进军K12教育。此后不久,她推出直播平台那好网,计划打造一个在线教育的生态环,但最终因资金链断裂而宣告结束。

「我两次创业最大的失误就是不聚焦,由于自己犯了一些错误,到最后这些错误导致的不顺影响了心态。我已经没有这种勇气和决心继续坚持了。」龚海燕用这样一句话总结了自己的失败创业。

梯子网、那好网关闭后,龚海燕试图重新聚焦于91外教,但为时已晚。在被51talk收购的发布会上,龚海燕认真反思了自己的第二次创业经历。创业者遇到难题时,不去深究问题根本,以为转换方向就能找到另外的突破点,顾此失彼啊。

3、定位不清,偏离初心

故事的主人公是凡客。

凡客由卓越网创始人陈年于2007年创立,目前已完成7轮融资,估值超过30亿美金,完成了融资长跑,却还是未能换来上市。

29元的T恤、69元的帆布鞋,凡客最初「小而美」的定位随着2011年凡客体走红开始变了味。2011年开始,凡客拓展产品线,销售的产品除了原有的服装,还出现了家电数码、日用百货等。产品增多,品控下降,当初主打的质量牌也成了凡客彼时的痛。

「凡客和我都要重新开始」,陈年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过。凡客从当初的上万人到裁员后的300人,从产品的盲目扩张到如今战线收缩,陈年用了整整三年时间试错,最终结果也并非他所愿。

打开凡客的官网首页,凡客还在默默的做着双十二的促销活动,只不过这次的销量也只能他自己知道吧。

4、掉进了自己挖的“钱坑”

故事的主人公是我爱洗车和跑路的CEO李东晋。

11月份,成立了仅10个月的「我爱洗车」宣告倒闭,CEO李东晋在欠下了百余万后失联了。我爱洗车是一家为车主提供上门洗车O2O服务的公司。和很多O2O一样采用烧钱攒客户的方式。“我爱洗车”长时间做活动,洗一辆车一直是7元,甚至零元洗车。

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车后市场涌现出40多个O2O项目。用“0元洗车”、“1分钱洗车”的方式开启了「自杀式火拼」,洗车行业的砸钱大战一刻没停过,砸钱的公司也正一个个倒下。

O2O洗车希望采用烧钱补贴用户的方法,能够迅速帮助用户建立起新的消费习惯,但洗车既非刚需,也并非高频的市场。企业烧钱只是在盲目的扩张,盈利模式不清晰,最终还是是无法站稳自己的脚跟。

5、商业模式错了,步步错

故事的主人公是舍得网。

舍得网2008年成立,2013年关闭,曾是中国最大的以物易物网站。其创始人马健,曾任百合网副总裁、万向通讯CTO、中国普天信息产业集团公司中研院副总裁。

舍得网的模式很简单,用户只要登记自己的闲置物品,并舍给需要的人,就能获得舍得券。有了舍得券,可以免费索取别人的二手闲置物品,或者加点钱得到别人的全新闲置物品,也可以凭券换购全新商品。

舍得网挖掘了需求,但却把解决需求的方法变得复杂。用舍得券来代替金钱,无疑给交易带来更多的不便利。后来,舍得网的盈利模式由最初的「向用户要钱」,调整为“向合作的购物网站收取订单返利(CPS营销)”。

2009年10月,通过和京东、当当、卓越等购物网站合作,舍得网的服务模式从“购物后一站”转为“购物前一站”,转型为帮用户省钱的导购,试图来适应用户和市场的选择,最终还是被淘汰。

商业模式要够简单,能在市场上扛得住。舍得网用实践证明了错误的商业模式终是行不通的。

一份不愿叫「验尸单」的名单

创业的江湖中,非生必死,高楼之下,尸骨为基。

高能预警,以下是一份真的很长很长的名单,他们的故事若你想听,请继续关注B12接下来的细分领域「验尸报告」。

3年时间死掉406家创业公司,他们都中了什么毒?

3年时间死掉406家创业公司,他们都中了什么毒?

3年时间死掉406家创业公司,他们都中了什么毒?

3年时间死掉406家创业公司,他们都中了什么毒?

3年时间死掉406家创业公司,他们都中了什么毒?

3年时间死掉406家创业公司,他们都中了什么毒?

3年时间死掉406家创业公司,他们都中了什么毒?

3年时间死掉406家创业公司,他们都中了什么毒?

3年时间死掉406家创业公司,他们都中了什么毒?

3年时间死掉406家创业公司,他们都中了什么毒?

3年时间死掉406家创业公司,他们都中了什么毒?

3年时间死掉406家创业公司,他们都中了什么毒?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好玩吧 » 3年时间死掉406家创业公司,他们都中了什么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