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刚刚过半,创业公司已经倒了一片

创业公司来说,2016年似乎没有春天,也没有夏天,只有绵绵无尽的冬天。2016年刚刚过半,倒下的创业公司就已经数不过来。在2015年的资本寒冬之中,“C轮死”、“B轮死”的标题刷爆了朋友圈,而现在看来,寒潮还未过去,死亡仍在继续。

创业公司倒闭成风的背后是VC/PE投资热情的疲软和募资市场的冷淡。据CVSource的最新统计,>2016年5月中国VC/PE共募集25只基金,规模仅为33.89亿美元。在投资方面,>2016年5月VC市场披露的案例213起,投资规模仅为24.69亿美元。PE市场甚至更加惨淡,>市场披露的案例为48起,投资金额仅为13.41亿美元,这是近一年的最低水平。从这些数据来看,至少在短期内,对未来没有乐观的理由。

这里所列举的创业公司,都是曾经盛极一时的明星,投资方中不乏最知名的一线投资人、投资机构,但在2016年的上半年都未能摆脱陨落的命运。其他悄然死去的创业公司,恐怕车载斗量。

一、蜜淘网名存实亡 跨境电商终究是巨头的游戏

2016年刚刚过半,创业公司已经倒了一片

从今年3月底开始,就不断有媒体爆出蜜淘网已经倒闭。多家媒体报道称,蜜淘网的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消费者下单之后没反应,客服电话无响应。

7月6日蜜淘网仍可登录,但投资中国网记者拨打客服电话发现仍然无人接听。蜜淘网的微博、微信账号几个月来亦始终没有更新。从种种迹象来看,虽然蜜淘网仍未倒闭,但运营明显处于瘫痪状态。

蜜淘网曾是跨境电商的标杆,有“海淘版唯品会”之称。蜜淘网创始人谢文斌出身于天猫,此后看中海淘的风口,2013年10月开始创业,打出正品的旗帜,做代购、导购平台。2014年3月份“CN海淘”上线,2014年9月份正式更名为“蜜淘”,定位于“海外品牌限时特卖网站”,要做海外购物领域里的京东。

蜜淘网的融资经历也十分不凡。

2014年,在网站上线之前,CN海淘就获得了蔡文胜的100万元投资;

2014年7月,蜜淘网获500万美元A轮融资。

同年11月,蜜淘网获得3000万美元B轮融资。

在一年的时间内,蜜淘网获得了三次融资,融资额指数级增长,最后一次在当时是进口电商领域已披露的金额最大的一笔融资。一时之间,蜜淘网风光无两。

复盘蜜淘网的发展史,可以明显的看到蜜淘网是如何在巨头的夹击之下步步溃败的。在拿到B轮融资之后,蜜淘网难出千万元频繁刷广告,同时在多个领域发起价格战。蜜淘网还策划了“5·20激情囤货节”和“6·18电商大促”,宣称其是保税区最低价,和天猫京东等大佬叫板。

但胳膊毕竟拧不过大腿,谢文斌曾公开表示,>“就算我再融1亿美金,也不可能成为巨头打价格战的对手,巨头可以通过渠道与补贴的方式把价格压到很低,但是创业公司没有办法这样长时间消耗下去。”

另一方面海淘的模式下,用户体验无法保证,客户的恶评向雪片一样飞来,也让蜜淘网疲于奔命。

2015年9月,蜜淘将传统B2C进行细分,开始战略收缩,提出韩国免税店概念,专注韩国商品,变得“小而美”。但此时跨境电商竞争已经刺刀见红,蜜淘网没有迎来C轮融资,资金链断裂已经无法避免。

二、博湃养车 京东导流也救不了养车O2O

2016年刚刚过半,创业公司已经倒了一片

2016年4月5日凌晨,博湃养车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公告长文《认识这么久,第一次说再见》,正式宣布破产倒闭。消息一出,行业哗然,博湃养车曾是养车O2O类的明星公司,论规模全行业第一,估值曾高达6亿美金,距离独角兽仅一步之遥。

博湃养车创办于2014年,是最早的一批养车O2O创业公司。从各方面来看,这都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创业公司。

博湃养车的创始人吉伟在创业前做到了某汽车厂商的中层管理职位,对汽车市场非常熟悉。公司的第一笔启动资金是吉伟几个好朋友的共同集资,不到100万元。但公司发展势头很好,成立第二个月订单量就增长到500以上。此后,博派养车的发展形势更是一片大好。

2014年7月,博湃养车拿到了1000万元A轮投资。

2015年3月底,博湃获得京东、易车1800万美元B轮融资,投后估值高达六亿美元。它们带来的还不仅是钱,京东的导流对博湃的扩张起到了重大的助推作用。

一年不到的时间,已经成为汽车养护的行业巨头,当之无愧的NO.1,身上笼罩着知名的投资机构、互联网大佬级战略投资者的耀眼光环。

但谁都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又过了一年时间之后,博湃养车就轰然倒下了。

回过头来看,博湃养车的问题其实早就埋下了。>在资本的加持下,博湃养车的扩张堪称疯狂,采取了极端激进的补贴战略,客单价甚至低至1元。用补贴占据绝对的市场份额,再延伸至产业链的其他部分,实现自我造血,这是O2O最爱讲的故事。

但现实并未如愿。上门服务本身没有利润,或者利润微薄,预计随后杀入的高附加值产业链项目——保养、维修、保险、救援等,客户转化率只有百分之几,远远达不到预期。

如果资本能继续跟进,也许博湃养车仍有机会。但博湃养车没有遇上滴滴、美团那样的天时,肇始于2015年下半年的资本寒冬,让博湃养车的融资希望破灭。

2015年12月,博湃养车的业务几乎全线停止。号称汽车后市场占有率达到75%的博湃养车,就这样沉没于创业大潮之中。

三、美味七七破产,照搬“京东模式”玩死生鲜电商

2016年刚刚过半,创业公司已经倒了一片

今年4月7日,上海生鲜电商美味七七宣布关闭并申请破产清算。此后其他生鲜电商有意收购但无果而终,现在登陆美味七七官网,只能看到一则简短的公告:>“由于公司收购方的突然退出,使得公司资金流出现问题。管理层被迫在仓促中暂停营业。”

美味七七的倒闭非常突然,留下了约500万元的消费者预付卡余额,此外还拖欠数百位员工的工资,欠下供应商2000万元的货款。

美味七七成立于2013年5月,以上海为中心,提供高品质的生鲜食材,并全程配以冷链配送。2014年5月美味七七获得了来自亚马逊的2000万美元战略投资。

2016年刚刚过半,创业公司已经倒了一片

在倒闭之前,美味七七着不错的口碑,其斥重资自建冷链物流体系,在上海自建万亩蔬果农场基地,较好的保障了用户体验。2014年底的报道显示,美味七七当时有5000多个SKU,沪上中央仓储达一万多平方米;此外美味七七自建全程冷链物流,建有30个中转“站点”覆盖上海各区域,并已开通一日三送。

美味七七CEO宓平认为自建冷链物流是直击行业痛点,她说:“超市的水果损耗率至少在20%,也就是说100个水果摆上架就立刻坏了20个。”

2015年,美味七七引入了众多线下社区店作为合作商户,除了销售各类生鲜食品外,还有各类休闲食品和生活用品。2015年5月份,美味七七在上海推出了生鲜“1小时送达”的服务,用户购买合作商户的产品,也能获得“1小时送达”的服务。

这进一步加大了自建物流的压力,媒体报道称,美味七七为了实现全部商品的1小时送达服务,在上海地区新建了很多自营配送点。

自建物流是一把双刃剑,甚至曾让京东差点死于资金链断裂,幸运的是京东得到了投资机构的坚定支持。

而美味七七显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到2015年底就不断传出资金链断裂的消息。2016年4月,宓平向媒体表示公司资金链断裂的原因是股东矛盾。她说,公司运营状况非常良好,直到近日,由于两位投资股东之间突发的矛盾,资金出现问题,暂停营业。

四、金联所清盘 P2P倒闭潮蔓延至国资系

2016年刚刚过半,创业公司已经倒了一片

6月29日,P2P平台金联所发布清盘公告称,终止金联所金融信息撮合业务,进行业务转型,并启动对所剩未完结业务的债务清偿工作。同时,金联所流下了1.1亿元的债权余额,涉及投资者821人。

2016年刚刚过半,创业公司已经倒了一片

进入2016年之后,P2P平台倒闭的事件层出不穷,金联所不过是最新的一只落水狗。如果以违约规模论,金联所与e租宝之类造成重大社会影响的平台尚不可同日而语。

但金联所的背景特殊,其官网上自称是一家拥有国资背景的金融资产联合交易服务平台,其股东之一是中经新世纪投资有限公司,而中经新世纪投资有限公司的股东有“中国煤炭城市发展联合促进会”,这是一家由国资委主管的社团法人。虽然金联所的所谓国资背景似乎过于拐弯抹角,但不妨碍把它作为对外的一块金字招牌。

P2P平台经历了持续多年的倒闭潮、多起造成恶劣影响的平台欺骗以及跑路之后,已经饱受舆论攻击。虽然市场上亦有不少P2P平台获得过巨额融资,但现在形势之下已是人人避而远之,行业的洗牌还远未结束。

五、孔雀机构遭强拆,政府补贴亦无济于事

2016年刚刚过半,创业公司已经倒了一片

4月21日,位于深圳南山区的知名众创空间孔雀机构所在建筑被物业公司拆除。

孔雀机构是知名度较高的本土众创空间。在被拆前,其占地面积已发展到3000以上,在该平台上的孵化项目达到三四十余个。

孔雀机构的创办人陈鹏福2009年大学毕业后,接触到了有关科技产业园和孵化器运营领域,产生了浓厚兴趣,于2013年创办了孔雀机构。一开始的情况非常不错,据陈鹏福介绍,孔雀机构只用三个半月入驻率就达到78%,半年后入驻率达到90%以上。2014年5月,孔雀机构于蛇口开办了第二个办公地点,运营得也很不错,经营了一年后入驻率达到了96%。

2014年5月到2015年5月间,孔雀机构发展稳定,两个办公地点提供了稳定的现金流。据陈鹏福介绍,租金收入占整体收入的65%,其他的创业服务和创投基金带来的收入占30%到35%。

但稳定的表象之下是脆弱的抗压能力。2015年8月,广东打造自贸区前海—蛇口片区,孔雀机构在蛇口的办公地点附近变成了施工工地,噪音和粉尘污染严重,导致入驻率从95%降低至50%,孔雀机构被迫于2016年1月关闭了位于蛇口的办公地点。

这意味着孔雀机构必须按照之前的协议给从蛇口退出的入驻团队赔偿,总计超过260万元。再加上先期已投入的押金、装修款等等,这些损失给孔雀机构带来了很大的资金压力。

除此之外,孔雀机构面临的压力还有大幅上涨的租金成本。2013年孔雀机构签下南山区的办公场所时,价格是102元每月每平米。而到了2016年,由于深圳地价上涨,该办公场所的市场价格涨到了160元左右。物业公司称有一家公司能以165元每月每平米的价格签约,希望孔雀机构以相同的价格续约,但遭到了拒绝。

此时孔雀机构的资金链已经断裂,开始拖欠房租。于是就发生物业公司强拆办公室的一幕。

至于颇受关注的政府补贴,陈鹏福是这么说的:“我们在去年底获得了两笔政府奖励,都是已经公示了的,其中一笔是40万元,来自南山区政府,很快就到账了;另外一笔100万元来自深圳市政府,到账时已经离被拆除没有几天了,这笔款没能派上用场,很遗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好玩吧 » 2016年刚刚过半,创业公司已经倒了一片